浮酥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狗头中文网gt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自门缝中看去,屋内摆设几乎没被动过,房间里暗沉沉,云满初抬步要进去的脚一顿,有些迟疑。

百般奇怪后又小声唤道,“书涟?”

她微微皱眉,心想他若是真的出去了,又是何时走的呢?

见他不在屋内,云满初也不打算进去查看了,拉过门框,方要将其掩上时,一只手从里头伸出,一下握住了门沿边。

“啊!”

耳间突然一声,吓得云满初一抖,扭头看去。

少年将门缝拉开,屋外晨间日光,缓缓照进其中,光晕凝成细线铺在他如凝脂般面庞上。密长睫毛下投出一片暗影,期间没睡醒的眸子努力撑开。

半眯半睁的模样,平添一份慵懒随意,看着像是任谁都好欺负。

“云掌柜,早啊。”

两人之间仅隔着一扇门,那低沉微哑的气息萦绕在云满初耳边,带起一阵酥痒。

她下意识伸手抚上脖颈,“哎?我还以为你不在屋里,要去别处找你呢。”

书涟回道:“昨日不知为何有些累,所以今日就起的晚了。”

云满初也听出他言语间夹杂着的疲倦之意,往后走开两步,又细细看了一番书涟的面色。

他额间微微有薄汗,发丝乱做一团,或批或散在身后。似乎是身上有些无力,人没站直,拿手撑在门框上。

唇齿微张,但颜色发白。

一副病态模样。

她微微惊讶,垫脚抬手过去摸上书涟的额间。

“哎别躲,”感受到书涟下意识的后撤,她另一只手轻攥住他手臂上的衣服,“我看你有没有发热。”

勉强拉住书涟片刻,额间倒是没有过热,不如自己掌心的温度。

“真的没事,”书涟拉下她的手,“睡过一觉缓过就好了。”

云满初见他精神头倒是还行,只好摇摇头作罢。只是觉得这书涟的身体素质着实不怎么样。

要不过段时间闲下来,给他做些药膳吃了补补?

“云掌柜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一语惊醒胡思乱想的她,“哦对!走我们去正堂,郑大哥他们来了,一起去吃个饭吧。”

两人前后脚回到正堂,郑大哥船队众人与食肆其他伙计正聊得欢乐。

“哎云小娘子,恰好问到你呢……这?”

郑大哥抬头话语止住,抬手一点云满初身后的书涟,微皱眉心问道。

“他怎么在这儿?”

云满初解释,“恰好书涟喜欢我做的吃食,就留下来啦。好了好了,大家先吃起来吧,我都饿了。”

书涟缓缓看了一眼她,又被云满初拽着坐下。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一枕娇

一枕娇

陈十年
【小甜饼,预收《求神不如求我》求收藏~】10.23休息一天~宝言生母身份微贱,又是家中庶女,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并且胸无大志,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一朝阴差阳错,失了清白,被人揭发。将要受罚时,却被太子的人拦下,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众人又羡又妒。转念又想,以宝言卑贱的身世,即便做了太子侍妾,恐怕也只是殿下
言情全本41万字
坠落

坠落

甜醋鱼
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周挽内向默然,陆西骁张扬难驯。两人天差地别,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接着,流言又换了一种——陆西骁这样的人,女友一个接一个换,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不过一时新鲜,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后来果然,周挽转学离开,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直到那晚酒醉,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被挂断又重拨,直到周挽终于接起。她没
言情全本62万字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络缤
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这下有热闹看了!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现在不得闹翻天。结果大家等啊等,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天天笑眯眯的,端着茶缸子,到处晃荡。只要有热闹的地方,一定能看到她。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成天不着家。“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
言情连载47万字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喜水木
文案: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取了个女生的名字,留着长发,就连那张脸,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花期越长,死气就越重。终于,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让他......
言情连载28万字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MM豆
李念意外穿进一本名为《庶子风流》的科举文中,成了伯爵府里的嫡长孙裴少淮。原文中:男主裴少津是庶出,但天资聪慧,勤奋好学,在科考一道上步步高升,摘得进士科状元,风光无两。反观嫡长孙裴少淮,风流成性,恣意挥霍,因嫉妒庶弟的才华做尽荒唐事,沦为日日买醉的败家子。面对无语的剧本,裴少淮:???弟弟他性格好,学识好,气运好,为人正直,为何要嫉妒他?裴少淮决定安安分分过日子,像弟弟一样苦读诗书,参加科考,共复
言情全本147万字
驸马跪安吧

驸马跪安吧

望烟
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正值婚龄,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琼林宴上,她的柔荑一抬,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韶慕。君无戏言,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自此不能为官,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变为笼中雀。他不必再磨砺剑锋、灯下寒窗,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新婚半年,最初的热忱淡去,安宜面对韶慕冷淡,亦不再强求,
言情全本2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