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曲风傻眼了。

他能猜到无数种可能,却怎么也想不到,他回来之后,阿尘的第一句话,居然是离开灵猫山庄。

直到一行人真的离开了灵猫山庄,摘下面具,江曲风还是一脸的茫然。

他还没捋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所有人都不觉得奇怪?

不是说好了要查探清楚灵猫山庄的虚实吗?

他可是打探了不少关于安水郡第一神医徐经义的资料,大家都不想听听吗?

等等。

江曲风突然间止步,目光看向了几人。

“是不是昨天晚上我离开灵猫山庄后,发生了什么?”

江曲风小心翼翼地询问。

他很惶恐,难道自己又一不小心错过了什么?

柳十万拍拍江曲风的肩膀,“风哥,本来你不问,我都不想说……毕竟,昨晚小猫儿前辈出现了。”

江曲风的眼珠子瞬间瞪大到了极致!

小猫儿前辈现身!

如此惊天大瓜,他居然错过了?

现身之后呢?师徒重逢,筠仙子的下落等等……

这一切的一切,他居然都没有亲眼见证。

江曲风的神情顿时出现了落寞。

甚至连徐神医的身份,他们昨晚都知道了。

这么一来,他昨晚出去那一趟,查了个寂寞。

累了。

再也不爱了。

江曲风哼哼了一声。

江小雪和师傅彻夜长谈后,也没有留在灵猫山庄。

小猫儿希望江小雪能够跟随在柳十万的身边好好历练一番。

“风哥,我们接下来的方向要改变一下了。”楚尘开口说道,“中州境范围内,大大小小的雪山,你用地图圈记起来,并且安排好路线,我们下一站,就是距离这里最近的雪峰。”

江曲风立即拿出了地图,“距离灵猫山庄最近的一座雪山,叫做玉指峰,名字好像有点不正经,但是听说是因为高耸挺拔而得名。”

楚尘一行几人直奔玉指峰。

灵猫山庄内。

收购点依旧很热闹。

徐经义带着圣心宗的弟子忙碌着。

一切似乎和往常没有任何区别。

不过,吴浩仁的工作积极性似乎比往常高多了,不停地走动,忙碌。

毕竟在吴浩仁眼里,这些可都是未来属于他的财富。

只是,吴浩仁不知道的是,楚尘在离开之前,顺嘴提了一下,关于吴浩仁和赵亮兄弟二人的事。

现在吴浩仁的一举一动,都在徐经义的眼皮底下暴露得一干二净。

只不过,徐经义并没有说什么。

任由着吴浩仁继续努力。

庄园内。

今天的琴音断断续续。

“他们已经启程离开了。”

小猫儿知道南宫筠的内心不平静,走到了亭子里,手中还带着两坛酒。

“筠妹妹,心情不好,就来喝杯酒吧。”

小猫儿将其中的一坛酒扔给了南宫筠。

“他们已经离开灵猫山庄了。”

南宫筠刚刚接过了酒坛,手中的动作顿了顿。

在泪水涌下来的前一秒,南宫筠仰头,一口烈酒倒入了口中,辛辣的酒水顷刻间刺激着南宫筠的感官。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狗头中文网【gtzww.com】第一时间更新《超级弃婿》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都市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从整片东北林区开始赶山狩猎

从整片东北林区开始赶山狩猎

林叟
重生回1986年,那年爸妈身体健康,两个哥哥还没遇难,妻子也刚嫁过来,风华正茂。这个年代不禁枪,不禁猎,是最狂野,最奔放,最热烈,也是最激情的年代!李小锋背上钢枪,踏进山林深处,放犬逐兔,撵鹿猎獾,与野猪狭路相逢,与猞猁沼泽对峙,与黑熊雪地鏖斗,与远东豹山林血战,肆意忘我,好不快哉!巴掌大的松茸,小臂粗的老参,肥硕滋补的雪蛤,价值千金的灵芝,时刻准备着被你发现。大山深处藏富贵,只有你走的够深够远,
都市连载27万字
美利坚1919

美利坚1919

一根红黄山
1919年,唐尼魂穿美利坚。开局唐尼作为一名刚刚在一战战场上退下来的大兵,被上司陷害在禁酒令到来之前,接手一家大西洋城的酒馆,凭借穿越者的视角,狠辣的手段,一步步的成为了全美最大的私酒商。在咆哮的二十年代,唐尼做私酒,搞选美,做事业,闯荡华尔街。几十年后,当人们研究美国近代史的时候才发现,唐尼布洛克是无论如何都绕不过的名字!
都市连载294万字
我的1979

我的1979

争斤论两花花帽
一觉醒来,回到70年代,再次面对过往,你猜不透的结局.............
都市全本187万字
我回到家乡种地的日子

我回到家乡种地的日子

盘古斧
都市精英赵犇工作受挫,心灰意冷的回到了大山深处的家乡,意外得到了一个宝贝石葫芦,然后开启了自己的种地生活……一条狗,几亩地。养鱼种菜。禾下可乘凉……原来生活,也是可以这般的有滋有味。
都市连载283万字
华娱从北电2002开始

华娱从北电2002开始

请叫我公子越
南加州大学导演系毕业的李牧,处女作便获2023年奥斯卡提名。还没来得及享受这名利场的蚀骨销魂,便重生回到2002年。这一年《英雄》还未上映,华娱大片时代还未降临……
都市连载35万字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烽火戏诸侯
衣衫褴褛的老人蹲坐在破败房子前的白桦木墩子上,喝一口自制的烧酒,抽一口极烈的青蛤蟆旱烟,眯起眼睛,望着即将落入长白山脉的夕阳,朝身旁一个约莫六七岁、正陪着一黑一白两头土狗玩耍的小孩子说道:“浮生,最让东北虎忌惮的畜生,不是皮糙肉厚的黑瞎子,也不是600斤的野猪王,而是上了山的守山犬。”许多年后,老人躺进了一座不起眼的坟包,那个没被大雪天刮烟炮冻死、没被张家寨村民戳脊梁骨白眼死的孩子终于走出大山,来
都市全本16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