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狗头中文网】地址:gtzww.com

转眼,谢伏雁驻停在一座宫殿面前。

宫殿半身隐在迷雾中,连牌匾上的字都模糊不清,却也可见其状撼人,高不见顶,像支撑天地的山柱。

地图显示,阵眼就在宫殿正中,谢伏雁心一横,用剑试探大门。

上碰下碰,没有动静,没有机关。

他一脚踹开虚掩的大门,入了玄关。

妖族审美,在人眼中,可谓是不堪入目,更直观得说,他们没有审美这一概念。

妖界常年妖火遍野,没什么秀山丽水,建的宫殿主分两种,一类是奇形怪状务实派,好看谁在乎,能用就行;一类是花里胡哨审美超脱派,妖界风景稀碎,但盛在地矿遍地,地底下埋着各种金银珠宝,制作法器的上品原料,不少人趋之若鹜,妖们对钱财不感兴趣,见金银好看,也会一股脑拿来装饰宫殿。

很显然,这座宫殿属于后者:通往殿室深处的甬道阴暗狭窄,和墓道没什么区别,间隔数十步才有一星半点火光亮起,那火光红中带绿,内焰中一颗眼球滚动,诡异如鬼火。然鬼火亮处,两道壁上,头悬顶处,如星星点点反射光不止,那是镶在墙上的紫金、玛瑙、碧玉、璇珠以及难辨清种类的灵矿,眼花缭乱间,与火光互相勾勒身形。

一枚金玉约莫两枚硬币大小,而在这里,一面墙上,半面皆金玉,冥色难掩其流光。

可恶,要不是这是幻境,他高低得扣两面墙回去!

阵眼就在甬道尽头处,谢伏雁扶了扶晏云疏,以防他从肩上滑落。

就在这时,鬼火齐齐扑闪一瞬,只听脚下传来踩水声,谢伏雁定睛一看,是血。

从远处蜿蜒而来,血迹延绵不绝,直通向殿室,殿室正中,一个男人躺倒在地,浑身是伤,他身边站这个人,昏暗视线下,谢伏雁辨不清来者何人,是男是女。

待那人转过身,谢伏雁心头猛的一震。

那个人,没有脸!

与其说是没脸,不如说,这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而是一团人形黑影,黑影手里握着长剑,胸口泛着蓝光,那就是阵眼。

黑影动身,缓缓朝谢伏雁走来。

每一步,都散发着杀意。

谢伏雁紧紧抱着晏云疏,心脏跳动到极点,举剑对峙。

黑影停了下来,“他”说话了。

“把缘云疏,交出来。”

缘云疏?

下一刻,黑影消失,一瞬间,已至谢伏雁眼前。

两剑相撞,白光刺眼,火花四溅,阵眼微光湮没于中,黑影内力之雄厚,压得佩剑吱呀作响,几近弯折,谢伏雁被逼得连连后退,险些撞在墙上。

这到底什么情况!这踏马什么东西!

黑影纠缠不休,速度与谢伏雁相比不分伯仲,且步行诡异,出招阴险狠毒,下手还重,步步要致人于死地,而谢伏雁被禁锢灵脉,武器是自带弟子所用基础剑,每击打一次,剑身便羸弱不堪,哀叫连连,肩上扛着个小孩,他还须护晏云疏周全,寸步间处处受阻,况且殿室内光线昏暗,谢伏雁只能靠阵眼蓝光抓住黑影方位,却找不到钳制阵眼的机会,其应付程度之难,十个灰府也比不上!

而且,这黑影说,交出缘云疏?这么说来,黑影也是晏云疏过去的记忆,那被黑影攻击,倒在血泊里那男人是谁,书里没有这段剧情啊!

谢伏雁一眼望去,借着昏暗臃肿微光,他瞥见男人沾血衣服上,好像绣着蝴蝶样式。

不等他看仔细,身侧黑气携卷剑光劈斩而来,几乎与晏云疏擦身而过,谢伏雁旋身抵挡,黑影再次劈斩,手中剑终于受不住冲击,断裂成两半。

吾命休矣!

谢伏雁心中哀嚎不已。

此时此刻,黑影竟停止攻击,做了个堪称悠闲的动作,再度对谢伏雁举剑道:“缘云疏,交出来。”

这个黑影目的是晏云疏,可是,为什么?如果谢伏雁没有猜错,躺在血泊里的男人,正是灵赋真君缘攒。

可当时缘攒死因是为救其妻被卷入妖界大乱而死,八镜大妖对晏云疏没兴趣,黑影究竟何方神圣,到底从哪冒出来的,和小说里剧情差得不是一星半点,魔改也不带这样啊,系统速滚出来解释!

黑影执着晏云疏,谢伏雁内心闪过一丝犹豫,把晏云疏交出去,也不是不行,且不说他们一路下来未曾受过实质性伤害,晏云疏作为反派boss,贯穿这个世界始终,其身份之重不言而喻,就算深陷剧情之外的险境,一定会来点什么剧情杀阻止……

谢伏雁扔下断剑,双手平抱着晏云疏,一步步接近黑影。

虽然琢磨不了黑影在想什么,但谢伏雁总觉得,这东西的表情一定得意不已。

晏云疏紧闭着眼,神色并不放松,眉间皱成一团,就算被打晕,仿佛也能预知到危险来临。

小孩,谢伏雁想,小孩一点心事也藏不住。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在系统BUG里艰难求生》转载请注明来源:狗头中文网gtzww.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喜水木
文案: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取了个女生的名字,留着长发,就连那张脸,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花期越长,死气就越重。终于,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让他......
言情连载28万字
似婚

似婚

今雾
被家里多次催促联姻,林予墨总算遇到个还算行的结婚的对象,第一时间告诉傅砚礼。傅砚礼工作里头也没抬:真这么喜欢?林予墨不以为意回:还可以吧,长相是我比较喜欢的。没想到,她看上人......
言情连载6万字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MM豆
李念意外穿进一本名为《庶子风流》的科举文中,成了伯爵府里的嫡长孙裴少淮。原文中:男主裴少津是庶出,但天资聪慧,勤奋好学,在科考一道上步步高升,摘得进士科状元,风光无两。反观嫡长孙裴少淮,风流成性,恣意挥霍,因嫉妒庶弟的才华做尽荒唐事,沦为日日买醉的败家子。面对无语的剧本,裴少淮:???弟弟他性格好,学识好,气运好,为人正直,为何要嫉妒他?裴少淮决定安安分分过日子,像弟弟一样苦读诗书,参加科考,共复
言情全本147万字
首辅宠妻手札

首辅宠妻手札

悬姝
下本会开的文文《公主失忆后》,文案在最下面【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文案:沈观衣容色极艳。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她利用这张脸,引诱了两个人。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一个是她的丈夫,李鹤珣。李鹤珣此人,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成为不世贤臣。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却被她拽入深渊,遗臭万年,成
言情全本53万字
封神:开局一个凤凰分身

封神:开局一个凤凰分身

想静静的顿河
重生成了封神中的邓婵玉,面对这个大劫将至,九死无生的局面,凡人毫无反抗之力......幸好有一个凤凰分身可以依靠。什么“天降玄鸟”什么“凤鸣岐山”,邓婵玉表示都是假的!你们问过我的凤凰分身吗?问过我手中的补天石吗?回去等死吧!
言情连载27万字
医汉

医汉

春溪笛晓
霍善从小没爹没娘,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伤寒杂病论》。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千金方》。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本草纲目》。霍善:???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数月后,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
言情连载7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