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也没想到这位“编剧”会突然开口。

但她既然问出口了,就也没有人阻止她,所有人的目光都随她的一起,落在了嬴政的身上。

拍摄中总有各种各样的情况出现,而当一些演员无伤大雅的、合理的自由发挥出现时,为了不拖累整个剧组的进度,导演一般不会立刻喊停,而是要看对手演员是否能接住这样的“戏”。

——很多时候,剧中的“点睛一笔”就都是来自演员的临场发挥。

所有人都在等,等嬴政会怎样应对。

白荇握紧了拳,她比嬴政还要紧张。

嬴政确实不太紧张,他平静地将视线递过来,就像是习以为常地、看着身边一起坐着看天的人——

能这样问,那么这人肯定不会是赵姬,而知道他身份、又能心平气和坐下来说话的人,似乎只有一个了。

几乎是在同一瞬间,嬴政就单方面地把这位突然开口对戏之人的角色身份给落实了。

他没有思考,没有停滞,也不带什么情绪地开口:“那你想回到燕国吗?”

没有直接回答,一句反问流畅得就像是友人间随口的揶揄般被道出。

没想到他会来这么一手“反将军”似的抛梗,那位编剧不由地怔住。

他这是……企图给她一个太子丹的身份,然后让她来继续话题,用来躲避回答问题吗?

虽然嬴政没有接梗让她不可避免地有些失望,她也没有太过于苛责什么——不过对于一个十岁的小孩来说,能想到太子丹和嬴政的关系,就很不容易了……接就接吧,孩子能做到这种地步,已经很好了。

哪知在她组织措辞的时候,嬴政却出声了。

他一句问出,并没有等回答,就自顾自地笑了下,仿佛根本不在意她的答案。随后,他伸手在身边的地面上空搂了一把,看着是随手拽了把草。

“这种问题,不是该我们思考的。”语气淡淡,平静寻常得就像在说天气不错一样。

连吃饱穿暖都是奢望,连活下去都是只能走一天算一天的期冀,这种时候问什么想不想回、恨不恨谁,有什么意义呢?

恨又如何?不恨又如何?

能改变什么吗?

对于他们而言,要想的不是为什么会是他们来做这个质子,不是为什么他们会被丢下,而是怎么样做才能活下来。

嬴政没有把这些说出来,他终究还是个不擅长把心事诉之于口的人,即便他现在是在表演。

他能做到的、最刻意的,也不过是在说完之后,稍微扯了扯嘴角,似嫌弃又似无奈,觑了评审区一眼。

他没说什么,那位女性编剧却突然有点脸热,丝丝密密的尴尬涌上,就像她真的是问出了这等问题的姬丹一样、然后在嬴政这样的笑容之下,意识到了自己无谓的矫情和天真。

她张了张嘴,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冷场了。

微妙至极的氛围悄悄弥漫,许多人都有些震惊到匪夷所思的呆愣。

——她没接住嬴政的戏!

所有懂行的业内人士心中都骇然无比地涌起这个念头,这个叫做嬴正文的萌新小演员,寥寥一句话,一个眼神,就把业内的老编剧给震住了!

如果说这是天赋,那这孩子的天赋简直高到吓人了吧?!

正当小赵打算出场缓解这份冷场的尴尬时,属于男孩的声音再次响起,却是嬴政又开了口。

“还有——”他摇了摇头,语气中难得带了些属于少年的狡黠。

“……我不是质子。”

那位编剧:。

在场的老师们:。

嬴政确实不能算是质子。

究其根本,他只是嬴异人在做质子时候生下的孩子——后来嬴异人这个质子逃回秦国,孩子没带回去而已。因此多数人默认嬴政是质子,但严格意义上来说,他是质子之子。

只不过这种东西约定俗成了一样,只要没人去深究,那说嬴政在赵国为质也没什么问题。

嬴政现在很明显也不是较真,只是拿这个来当玩笑话——这插科打诨活跃气氛似的一句话,不仅恰到好处地化解了前边那些堪称深沉的“人生谈论”,也给这冷了的场子回了温。

见状,白荇终于大大地松了口气。

还好,小政的状态没有被突然插嘴的编剧打乱。

在场的没有人发出声音,即便表演结束,各怀心思的目光也都仍不约而同落在嬴政身上。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狗头中文网【gtzww.com】第一时间更新《成为千古一帝经纪人后》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医汉

医汉

春溪笛晓
霍善从小没爹没娘,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伤寒杂病论》。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千金方》。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本草纲目》。霍善:???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数月后,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
言情连载71万字
初为人夫

初为人夫

上官赏花
【下本预定《极限接触》|微博@上官赏花】【18点日更|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好消息,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坏消息,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又闭嘴了。本以为开学
言情连载36万字
天鹅梦

天鹅梦

穗雪
【下本《今天也要谈恋爱》求个收藏~】跳芭蕾的仙女x玩艺术的京圈少爷谢堰时是A大出了名的校草。程以蔓跟舍友...
言情全本48万字
夫君的秘密

夫君的秘密

韫枝
(sc,he,日更。下本《明月痣》or《娇生豢养》).嫁入沈家一旬,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稳重有礼的丈夫,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闺阁之中,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望向她时,处处......
言情连载18万字
天机之合

天机之合

西朝
【文案已到】【晚9点更】太史令沈逍,出身尊贵,清冷孤傲,以天下第一五行师的身份,执掌帝京神宫,上勘天机,下断迷案,被世人称为“一语千金”。万事顺遂的人生里,唯一的不幸,就是年少时被恩师强塞了一门所谓“天定”的姻缘,连一向宠爱外孙的太后也没法推辞。沈逍一想到那讨人嫌的丫头,和她那些鸡犬升天、趋炎附势的家人,就不觉暗自冷笑。好在如今他早已出师,手里又握着勘察天机的璇玑玉衡,姻缘是不是“天定”,还不是由
言情连载19万字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神仙老虎
宋景辰不想做权臣,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于是——宋景辰日常:哥哥救我。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爹爹救我。后来,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春衫倚风横玉箫,作天海风涛之曲,吹幽忆怨断之音,吹皱满池春水。公子如玉。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宋景辰出没,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不准再闹,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
言情连载4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