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木浅深白,丘塍高下平,雪还在下,长安城望去白皑皑一片。

马车缓缓驶过,车轮在雪地上发出咔吱咔吱的声响,所经之处留下深深的辙印,露出青黑石板的本色。

穿着厚褙子的稚童在街上打闹,聚到墙角堆起个雪人娃娃,取下头上的兔毛毡笠,冷得打了个喷嚏,晃了晃脑袋,笑嘻嘻给雪人戴上。

国舅府。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小火炉在旁,楚照槿很暖和,坐在席上,小口抿着那杯新酿出的米酒。

曹老太太的方子很起作用,楚照槿的身子很快大好,小日子也过去了,前几日韦家送过来的好几封帖子,她今日赴约。

看着一桌子的人,玲琅菜色摆在面前,她心里不轻松,胃口也不大好。

她打杀了韦家送来的下人,驳了人家的面子,韦家不可能不在她面前张牙舞爪一回,更何况按礼数,韦家是她婆母的娘家,成婚数日,她是该来拜访,推脱不掉。

“看来我们韦家的菜色是不合侯夫人胃口了,菜都上齐了,也没见侯夫人动几筷子。”韦家三房的夫人开口。

楚照槿拨了拨碗里的菜,放下筷子。

这顿饭果真吃不安生,干脆不吃了,当心火气上来积食,坏了她的脾胃。

“国舅府的菜色堪比皇宫大内,照槿怎敢不赏味,奈何前些日子染上风寒,实在没有胃口。”

韦三夫人哼一声,身子拧到楚照槿那边,圆脸上的肉也跟着颤了颤:“侯夫人表面上说得好听,看不上我们韦家送过去的人,还能看上我们韦家的菜。”

帖子刚送过去,楚氏第一回推拒的时候,韦三夫人就满腹火气。

韦大夫人拉着她说体己话,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说皇后娘娘的赏梅宴上,楚氏欺辱婆母,怨怼姑嫂,咒骂了董宁珈还不够,竟欺负到了韦兴珠头上去,字里行间都是在污蔑老太太的意思。

韦老国丈前些年去了,他们才没傻到要分家,安安生生跟在大房屁股后头,好言好语地伺候着小孟氏,巴结好宫里的皇后娘娘,搬进国舅府里,享着天潢贵胄的富丽堂皇。

楚氏进了侯府的门,不是他们托大,楚氏也算是他们半个韦家的媳妇。

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新妇,连大房都敢欺负,岂不是根本不把他们二三四房放在眼里!

韦三夫人憋了几天的火气,饭都吃不了多少,每日在铜镜前落泪,她的脸都瘦成了锥子,这样下去,能是长久之相?

话说完了,火气吐出来了,楚照槿没答话,韦三夫人心里舒坦,拿起筷子,塞了两块兜猪肉进嘴里。

小孟氏接过话:“我们韦家是关心侯夫人和与行才送去了的人,你把我们送去的奴仆给人牙子卖了,送了些罪证回来,是什么意思。韦妈妈是我房里的老人了,犯了什么差错,让你挑唆与行,把她打得只剩下一口气,不遮不盖走了几条街,放在我国舅府门前,不留一丝情面。”

小孟氏厉声而与,低头,觉得吓着了怀里三岁的韦九郎,拍了拍他的背,给韦九郎喂了口乳粥哄着。

楚照槿福了福身:“照槿绝无半分对各位长辈的不敬之意,这些下人,不知道是被谁收买,偷鸡摸狗,把侯府的消息往外送,侯爷何等身份,大鄞军营要务都在府里,照槿胆子小,怕出差错,这才把人都遣走了。把他们的罪证呈到各位长辈面前,是出自照槿的一片孝心,想在座的各位长辈小心提防,莫要遭人哄骗。天子脚下,皇城内外,国舅府里,有些差错,出不得。”

韦三夫人一口炙羊肉噎在喉咙里,满脸涨得通红,仆妇给她拍背,灌了一大碗水下去,再想开口端端架子,张嘴,韦大夫人睨她一眼。

韦三夫人讪讪地,没说话。

楚照槿目不斜视,给小孟氏盛了碗鲊鱼汤,放在她面前,姿态恭敬。

“侯夫人有侯夫人的理,我们这些长辈个个通情达理,不跟你计较这个,我们来说说昙月和书雪。”小孟氏搂了搂韦九郎,拿帕子擦去他脸上的油渍。

楚照槿:“哦,忘记告诉老太太了,书雪改名了,如今叫朵儿。”

小孟氏一推汤碗,怒道:“我们书香门第心腹的姑娘,你给她改名叫朵儿?何等俗气,书雪是当年皇后娘娘亲自赐的名,你改什么。”

楚照槿莞尔,又给韦九郎加了块蜜糕,摸了摸他胖嘟嘟的小脸:“老太太不知道,她现在人在海上,有个什么小灾小难的,恐怕保不住性命,贱名好养活。”

小孟氏不敢置信,抬起手里的拐杖往地上一敲:“你卖那么远,岂不是我们想赎都赎不回!”

楚照槿故作惊讶,给小孟氏敬了杯酒:“是吗?这的的确确是照槿的不是了。我本想着像昙月一样,给朵儿寻门亲事的,可能是照槿初来长安,认识的人不多,势单力薄,没能结交什么好门第,朵儿看不上我给她寻的亲事。”

“朵儿看着是婢女,却是当府里姑娘养的,心比天高,我想把她拘在深宅大院里也是可惜,不如把她送到海上去,见见世面。”

“照槿也想到老太太这儿了,这才在当日就把朵儿去向的消息传到府里来了,我以为老太太不同意,会去追回来呢,没想到……唉,千错万错,都是照槿思虑不周。”

小孟氏叱道:“你这是在出言顶撞长辈!找再多的托词,都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妒妇!你看看同与行一般大的儿郎,谁不在府里养个通房丫鬟,绵延子嗣。”

“与行这些年在朔州吃苦,身边连个婢子伺候都无的,好不容易回京成婚,我们原以为这孩子能过上好日子,谁知娶了你这么个毒妇,这还没收妾室进门呢,你就上鼻子蹬脸,端起大娘子的款儿了,你这是要绝与行的后啊!”

楚照槿也不恼,笑盈盈道:“老太太怎么斥责晚辈都是应该的,不过,照槿今日也有话放在这里。”

“我生来清净惯了,不喜欢后院里有些叽叽喳喳的莺莺燕燕,只要有我这个侯夫人在,与行带不了旁的娘子进门。”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狗头中文网【gtzww.com】第一时间更新《救赎反派夫君失败后》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

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

东门饕宴
作为一个先天资质极好的Omega幼崽,唐楸本来应该在一众Alpha幼崽的簇拥下享尽万千宠爱的长大,每天的烦恼除了今天是该跟这个小伙伴一起过家家,就是该陪那个小伙伴捉迷藏。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唐楸并没......
言情连载213万字
升温

升温

咬春饼
【文案1】22岁时,所有人都劝付佳希,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她搭了,结了婚,还给他生了个孩子。27岁时,所有人仍劝她,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还离什么婚?蠢?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岳总,这五年的辛苦费,您拿稳了!”【文案2】岳家祖母信佛,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我之夫妇,譬如飞鸟,暮栖高树,同共止宿”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与付佳希分开后,才恍然记起
言情连载39万字
重生七零厂花小辣椒

重生七零厂花小辣椒

文铱
【重生+年代+医药空间】苏绾重生在一九七六年,在被害的当晚逃出魔爪。拒绝与男主江永安离婚,并开始利用医药空间,打压绿茶女、凤凰男,一边精进医术一边创业发财,赢得了江永安对她的爱意,同时也获得了美好人生。
言情连载98万字
维持女配的尊严

维持女配的尊严

淅和
温双沐重生后得知自己所在的世界是一本校园甜宠文,书中随便拉出的一个男性角色,都是当下最火晋江风,以至女主身边每天都在上演终极修罗场。譬如清冷校草学神男主苏起言,考前从不复习的他有天突然整理笔记,只为站到女主面前,将笔记递上。譬如骄恣嚣张男二周彧,做事我行我素,却在一日摘下黑色耳钉,换上规整白衬衫,向女主献上一束白色小雏菊。譬如温柔克制男三沈之庭。女主的中考状元成绩,他带的,女主的助学金和生活费,他
言情全本95万字
首辅宠妻手札

首辅宠妻手札

悬姝
下本会开的文文《公主失忆后》,文案在最下面【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文案:沈观衣容色极艳。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她利用这张脸,引诱了两个人。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一个是她的丈夫,李鹤珣。李鹤珣此人,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成为不世贤臣。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却被她拽入深渊,遗臭万年,成
言情全本53万字
封神:开局一个凤凰分身

封神:开局一个凤凰分身

想静静的顿河
重生成了封神中的邓婵玉,面对这个大劫将至,九死无生的局面,凡人毫无反抗之力......幸好有一个凤凰分身可以依靠。什么“天降玄鸟”什么“凤鸣岐山”,邓婵玉表示都是假的!你们问过我的凤凰分身吗?问过我手中的补天石吗?回去等死吧!
言情连载2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