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龙长姐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狗头中文网gt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落针时得稳,手别抖!”裴焚语调平稳的教人怎么缝,大手朝女孩手背轻拍一下,他没怎么用力,人皮肤娇嫩,瞬间就红了。

慕苦苦敏锐察觉随着尸体脖子上的伤缝起来,身后男人的声音也慢慢变正常了,他们果然有联系,这一惊恐发现令慕苦苦如坐针毡,趁着活没折腾完偷偷观察周围寻找逃跑的机会,她不能待在大变态旁边,迟早会被玩死。

“仔细点,还是想讨凌迟的赏?”大变态轻易就发现了女孩心不在焉。

裴焚满意的摸了摸脖子,他只是魂体动不了自己身体,好在抓到一只迷路的小东西,伤好了说话也容易许多,小丫头其实还挺有用的。

慕苦苦敢怒敢惧不敢言,棺材虽大却也难以容下三个人,女孩单薄的后背不可避免的紧贴着盔甲,男人的下巴自身后落在她肩上。

女孩惊的想逃,她清楚知道面前的男人极有可能和扶砚是同类,她和扶砚已经结婚了,怎么能离别人那么近。

她的衣服也被血染脏了,很贵的,扶砚知道了肯定会生气的。

慕苦苦小心往旁边挪试图挣开冰冷的怀抱,安静躺了许久的尸体却突然伸手攥住了她的脚踝,他只一扯她整个人就跪坐着彻底瘫到身后的怀抱里,诡异的悖德感令女孩眼泪掉的更欢了。

要是扶砚知道她和别人搂搂抱抱,指不定得怎么发疯。

呜呜呜她不想被一口一口咬死,会很疼的。

“帮本将军洗手呢?”

调侃的话响在耳畔,慕苦苦这才发现她又泪失禁了,泪珠子还落在男人手上和尸体伤口上了。

“再哭眼珠子给你剜了。”裴焚语调没有起伏。

很好,停了。

小姑娘乖乖由他带着给尸体缝合完整,落下最后一针后她手脚并用扑腾着往棺材外爬,只是身后的人明显没打算就此放过他。

裴焚握着女孩的腰将人压至尸体上生生按进那冷尸怀里,几乎是她挨上去的瞬间,身后那双铁器一样的强壮手臂将不停哭喊的小人儿紧紧抱住。

“为,为什么?我缝好了……”水润的眸因恐惧和震惊不住轻颤,慕苦苦不明白,明明她都按照他的意思把尸体缝好了,她以为她乖乖的,总也可以留她一命的。

“不要,放开我!放开……唔唔……”无助的叫喊声被血淋淋的掌心捂住,慕苦苦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死死抱住罪魁祸首的胳膊,可她那点小力气根本不够看,发白的细嫩手指被一根根掰开,只能绝望的任由看起来一身正气的将军把棺材盖合上。

“恩人冷,你陪陪恩人。”娇弱的女孩无力挣扎正可怜兮兮的躺在他怀里,精致的小脸上还染着瑰魅的血和晶莹的泪,禁忌美感撼动了冰冷的心,他想把她永远藏起来。

慕苦苦努力伸腿焦急的踢向棺壁祈祷金甲将军还有一丝良知看在她帮他缝尸体的份上能放了她,棺材里空气有限,她会死在这里的,见鬼的恩人,慕苦苦现在很怀疑她从头到尾都被人骗了。

这里是墓穴,怎么可能会有其他人来,就算有**概率也干不过金甲将军。

冰冷的尸体紧紧拥住瘦小的姑娘,姿势像极了她平时搂抱枕,身体的温度被冷硬的尸体掠夺,慕苦苦没有感觉到窒息和难受,身体却逐渐没了力气,思绪也变得越来越不清晰。

呜呜呜都是坏人,要杀她就算了,就不能等她吃饱再杀吗!连断头餐都没有。

意识消失之前慕苦苦惊觉她这一生如履薄冰,从小到大好像一直在死亡边缘挣扎,就这样结束似乎也不错,起码死的时候不难受,还有个棺材,也不用麻烦别人再为她办丧事了。

就是不知道将军会不会觉得挤把她丢出去,对呀,这么挤,就该早点把她扔出去……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喜水木
文案: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取了个女生的名字,留着长发,就连那张脸,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花期越长,死气就越重。终于,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让他......
言情连载28万字
驸马跪安吧

驸马跪安吧

望烟
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正值婚龄,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琼林宴上,她的柔荑一抬,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韶慕。君无戏言,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自此不能为官,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变为笼中雀。他不必再磨砺剑锋、灯下寒窗,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新婚半年,最初的热忱淡去,安宜面对韶慕冷淡,亦不再强求,
言情全本25万字
千山青黛

千山青黛

蓬莱客
一个寻常的春日傍晚,紫陌花重,天色将昏,在金吾卫催人闭户的隆隆暮鼓声里,画师叶絮雨踏入了京洛,以谋求一个宫廷画师的职位。……背景架空唐朝。中午12点更新。有点存稿,但因为速度确实跟不上了,存稿用完的话就两天一更,见谅。4.8周六入V。
言情连载83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一枕娇

一枕娇

陈十年
【小甜饼,预收《求神不如求我》求收藏~】10.23休息一天~宝言生母身份微贱,又是家中庶女,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并且胸无大志,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一朝阴差阳错,失了清白,被人揭发。将要受罚时,却被太子的人拦下,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众人又羡又妒。转念又想,以宝言卑贱的身世,即便做了太子侍妾,恐怕也只是殿下
言情全本41万字
升温

升温

咬春饼
【文案1】22岁时,所有人都劝付佳希,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她搭了,结了婚,还给他生了个孩子。27岁时,所有人仍劝她,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还离什么婚?蠢?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岳总,这五年的辛苦费,您拿稳了!”【文案2】岳家祖母信佛,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我之夫妇,譬如飞鸟,暮栖高树,同共止宿”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与付佳希分开后,才恍然记起
言情连载3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