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桉树已遇释槐鸟》转载请注明来源:狗头中文网gtzww.com

张凯看着邱尹灿这个样子好可爱,真的好喜欢。

“我听说我们厂子里今年要派几个人和a市换一下,我还争取了这个名额。”

张凯问邱尹灿。

“你听说过xx厂吗?”

“听说过,不过那个厂子离我们学校不近,我们学校在市里,厂子在郊外。”

“这样啊……”

“去呗,不光是看看外面的风景,还可以和灿灿做个伴呢!”

宋舒挺支持这几个孩子一起。

“邱尹筝!去买两件啤酒。”

黎梦从厨房出来使唤邱尹筝。

“好。”

邱晨和季亚哲陪张立平去看车了。

“嫂子,我帮你一起吧!”

“不用了。”

宋舒这次没有听黎梦的在客厅喝茶。

“尹灿姐,a市好玩吗?”

季梓佳凑到邱尹灿身边。

“还好,不过一个人不爱出去玩。”

三个大男人开着一个车去的,开着一个车回来了。

“不是去看车了吗?”

黎梦从厨房出来。

“没看上的,而且太贵了。”

张立平赚钱少,也不好好赚钱,总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就连张凯都不太看得上这个父亲。

“姐,高考完了填志愿的时候,你帮帮我呗~”

这几个人里,也就季梓浩过了年就要高考了。

“我是没问题,不过,你看我把自己送到了a市,我要帮你的话顶多也是给你一个建议,不然我把你送到更远的地方咋弄。”

“哈哈哈不会的,到时候季梓浩在哪就在哪好好读书。”

季亚哲拍了拍自己儿子的肩膀。

“浩浩明年高考啊?放心让灿灿帮你填志愿吗?”

邱晨也觉得女儿上学的地方离家太远了,并不太满意女儿报的学校。

“放心啊。”

“哈哈哈好好好,灿灿这个姐姐的形象也是立住了,以后给弟弟妹妹们做个好榜样奥。”

邱晨大咧咧的笑。

邱尹灿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像个小月牙一样。

“放心吧。”

年前这几天,张立平、邱晨、季亚哲三人带着各自的家庭,都互相转了转,拜了年。

这个环节是季梓浩最喜欢的环节。

何亚朋自从放了假和邱尹灿发的消息就少了很多,邱尹灿也没想到他会约自己出去玩。

何亚朋:吃了午饭再出来吧,我今年没有压岁钱,没钱请你吃饭。

邱尹灿:嗯

邱尹灿:去哪玩?

何亚朋:不知道,出来再说

邱尹灿没再回话。

后来是邱尹灿先到的,给何亚朋买了杯奶茶。

“吃糖葫芦吗?”

何亚朋问邱尹灿。

邱尹灿摇摇头。

何亚朋就只给自己买了一串。

邱尹灿相信谈恋爱只是谈恋爱,跟物质方面扯不上关系。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苏矜暮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狗头中文网gt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

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

丹青落
本文将于9月7日从第20章入v,肥章掉落,谢谢大家的支持~唐言穿进权谋文里成功活到了最后,当他回家时他觉得自己升华了。他一回家,就听说自己是假少爷,所有人都在同情惋惜看笑话,等着这个漂亮笨蛋被赶出家门......
言情全本23万字
春盼莺来

春盼莺来

叶惜语
【下一本《劣情》求收藏~】微博@晋江叶惜语日更每晚九点自卑文静x浪荡恣意/顶流x记者/浪子回头/少女暗恋成真/破镜重圆1、没人知道,叶莺高中暗恋裴肆。她追着他考到省重点,每天都听室友......
言情连载17万字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喜水木
文案: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取了个女生的名字,留着长发,就连那张脸,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花期越长,死气就越重。终于,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让他......
言情连载28万字
大国崛起1980

大国崛起1980

大江流
【安利完结文《大国制造1980》】【每晚9点更新】机械工程学博士许如意一睁眼穿越到了1980年,去燎原县机械厂报道的路上。此时的机械厂刚刚被人挂在了行内最著名报纸《锅炉》上,认为他们生产的锅炉,设计落后,水平低劣,质量堪忧,服务差劲,在业内成了著名“臭老鼠”!厂长郭培生更是发出了招贤令:谁能解决问题,谁来当厂长!许如意:我能啊。自此燎原厂职工见证了奇迹的发生:工龄三天的代理厂长算什么?从臭老鼠成为
言情连载36万字
夫君的秘密

夫君的秘密

韫枝
(sc,he,日更。下本《明月痣》or《娇生豢养》).嫁入沈家一旬,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稳重有礼的丈夫,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闺阁之中,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望向她时,处处......
言情连载18万字
首辅宠妻手札

首辅宠妻手札

悬姝
下本会开的文文《公主失忆后》,文案在最下面【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文案:沈观衣容色极艳。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她利用这张脸,引诱了两个人。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一个是她的丈夫,李鹤珣。李鹤珣此人,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成为不世贤臣。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却被她拽入深渊,遗臭万年,成
言情全本5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