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没有想过李薇会丧命,是她的冲动莽撞害死了她。如果她这么偏激换种方法或许会有更好的结果。

沉默许久后,唐依清徐徐开口说,“给我点时间,我还有些事没办完。等我把剩下的事办完后我立刻去瑞士。”

唐禾国:“好,希望你做到做到。”

接着头也不回的跟着妻子走了。唐家的老宅一直都在,保姆也会定时的去打扫。虽然重心放在了英国,但是国内还留有产业,所以唐禾国和妻子也会不时的飞回国内小住几天。两人飞机一落地就直奔唐依清这儿,既然她肯答应他,他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便跟妻子去了老宅。

唐禾国走了,但唐依清还是被黎望舒搂在了怀里。

唐依清:“人都走了,你可以松手了,戏精。”

黎望舒的手悬空在唐依清的脸颊上,怎么还红着,这到底打得有多重。脸上写满了不开心,“疼吗,一定很疼。你平时不是挺机灵的吗,怎么这时候傻了?也不知道躲一下。”

唐依清一时间竟无言反驳,“不疼。”

你丫的是铁打的吗,还不疼。

不过黎望舒现在没时间跟她讨论这事,还有更重要的事在他的脑子里转悠着。他此刻满脑子都在想着唐依清要去瑞士的事。

失落的说,“清清,你真的要去瑞士了?”

唐依清:“你不是都听到了吗。”

黎望舒:“你去瑞士了我怎么办。你真不要我了吗?”这会儿的黎望舒又开始委屈起来了。他要被老婆丢弃了,他好惨。

忽的灵光一现,又激动道,“清清,要不我们结婚吧,现在就结。”只要有证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持证驾驶,那清清谁也抢不走了。

唐依清怔怔地望向他,心脏跳得乱七八糟的。她从没想过结婚这件事,她觉得她这辈子都不会结婚,但是当她听到他说出来的时候竟然产生了一丝小小的期待。只不过这苗头刚萌生就被她无情地掐灭了。

“要结你结,我可不结。黎望舒,你变了,变得不像我认识的你了。”

黎望舒听到前半句的时候心脏哇凉哇凉,绝情的女人,就算是块冰被他捂这么久也该化了吧,怎么她还是如此冷漠。但听到后面的话他又有点好奇,“我变了?变成什么样了?”他非常在意自己在唐依清心中的形象。

唐依清:“变成人样了。”

“啊?”黎望舒有点难以理解这句话的涵义。什么叫变成人样了?难道自己在她眼中不是人?不是人那是什么?畜生?

看着偷笑的唐依清,黎望舒猛然醒悟,“唐依清,你又拐弯抹角的耍我。不止耍我,还骂我。你是不是这个意思。”

唐依清止住笑意,“我可没这么说,是你自己多想了。”

江怀夕出院了,是唐依清接的她。

自从李薇去世之后江怀夕就变得沉默寡言。一路上江怀夕都看着车窗外,一句话也不讲。直到唐依清把她送回了家,江怀夕才开口说了今天的第一句话。

她低哑着嗓音,沙沙开口,“姐姐,我想去法国。”

唐依清顿了一下,怔怔的看向她。这一秒她知道,她想通了。她没有选择逼她,而是给她时间让她思考。如果她真的不愿意去法国她也不会逼她,她尊重她的原则。

唐依清揽过她,抱入怀中,像以前一样轻抚着她的脑袋,“好,我去给你安排。我们去法国,去过新的生活。”

江怀夕颤颤道:“姐姐会来看我吗?”

唐依清肯定道:“会,一定会,姐姐会去法国看你的。”其实她不知道的是,她的工作室每年都会在法国举办两场秀场。只是这些现在说出来也没有意思了。

“唐小姐!”小吃店老板看到许久未见的唐依清满面春风道,“吃点什么?”

“老板,今天店内生意很火爆啊。”唐依清看着店内座无虚席道

老板笑道:“托唐小姐的福。”

唐依清笑了笑:“老板客气了。”扫视了一周,没发现林嘉文的身影,“嘉文呢?”

老板:“去送货了,今天有一个老板订了近百份的小笼包和盖浇饭。我们还特意起了个大早准备。这还要再次感谢唐小姐您啊,多亏了您,现在嘉文变得开朗了不少,也愿意帮我们分担点店里面的事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

“嘉文,唐小姐找你。”老板看着进来的女儿说道

唐依清回头看去,林嘉文的脸上没有了以前的阴郁跟闪躲。头发也不再挡在面前,而是全数扎起,唯诺的小姑娘变成了青春洋溢的小女孩,脸上尽显开朗。

唐依清对着林嘉文和煦的笑着,转头又看向老板,“她还小,不应该放弃学业。嘉文应该也不想吧,老板,这么聪明优秀的女儿应该好好培养才是。”她调查过林嘉文高中时期的成绩,一直都是名列前茅,要不是因为许柔或许她现在是在哪所高等学府读书,而是不在小吃店内打杂。她明明可以有更好的未来,不应该被这么轻易的放弃了。

老板顿了一下。唐依清继续说:“女孩跟男孩一样,就该平等对待。这都什么年代了,封建思想早该不复存在了。当今社会也有不少优秀的女性代表,我想老板应该不会没听过吧。她们都是凭借自身的努力站在金字塔的顶端。与其做井底之蛙,不如放长线钓大鱼。这何尝不是一种投资?”

老板有些动容,唐依清:“老板要是不舍得花这钱,我愿意投资,至于这报酬,我只需要本金。”

彼时林嘉文已经站在了唐依清身旁,刚刚她所说的一切她都听得清清楚楚。

唐依清问向林嘉文:“想继续上学吗?”

林嘉文毫不犹豫的点点头。

唐依清淡笑着看向老板,“老板您觉得怎么样?既然嘉文也想上学,那这钱就由嘉文还我,跟老板您一点关系都没有,到时候要是投资失败了也是嘉文自己承担。”

林嘉文信心十足的说:“我一定不会让姐姐失望的。”

老板望了望女儿激动的脸,心中燃起一丝自责。作为父母他确实是不合格的,他对于这个女儿有太多的疏忽了,特别是有了儿子之后。就连女儿被欺负了也是拿了钱息事宁人,就这一点,他对女儿永远都存在着亏欠,纵使有再多的钱也无法弥补。

老板:“不需要唐小姐投资,我作为父亲。女儿愿意上学自然全力支持。”对着唐依清笑了笑,“唐小姐想必也是很优秀的吧。我不奢求嘉文像你一样优秀,我现在只希望她每天都能开开心心的就好。”

对着嘉文愧疚道:“是我当初的愚昧害了她,我对不起她。”

林嘉文眼含热泪的喊了一声‘爸’。她没有想到爸爸会对她说声对不起。对于他们家的重男轻女她已经习惯到麻木了,她一直以为自己的存在可有可无,从小就不受注重从而导致了她自卑的性格,尤其那件事之后她就变得更加不敢开口与陌生人说话了。后来不知道为何,姐姐竟然劝动了爸爸带她去看心理医生,她才开始慢慢又恢复了一点自信。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狗头中文网【gtzww.com】第一时间更新《老婆比我还会撩》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薄雾[无限]

薄雾[无限]

微风几许
【出版相关信息请查看微博@风太大我听不懂】【请勿在前面的章节剧透,我看有读者要气炸了】超忆症,患上它的人能清楚记得人生中的每一个细节,大到世界转折,小到脑海中产生过的每一道想法。他们过目不忘、求知若渴,使得他们极易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天才。传说季雨时就是这样的天才。另外,传说他是个Gay,长得还很漂亮。他要去支援天穹七队的消息一经传出,就炸开了锅。谁都知道七队队长宋晴岚一身匪气,深度恐同。不仅凭着超强
言情连载42万字
升温

升温

咬春饼
【文案1】22岁时,所有人都劝付佳希,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她搭了,结了婚,还给他生了个孩子。27岁时,所有人仍劝她,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还离什么婚?蠢?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岳总,这五年的辛苦费,您拿稳了!”【文案2】岳家祖母信佛,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我之夫妇,譬如飞鸟,暮栖高树,同共止宿”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与付佳希分开后,才恍然记起
言情连载39万字
乃木坂的奇妙日常

乃木坂的奇妙日常

长明烛
现在站在你们面前的是:黑石召唤者,坑嫂第一人,飞鸟集作者,头号南黑,玩花专业户,大阪少女杀手,乃木坂二代目火影,amazing教副教主,爱吃荞麦面的假面骑士,老年人的知心伙伴,真正的贝尔-格里尔斯,乃木坂动物园园长,温泉组第四人,笨蛋的补习老师,under救世主,乃木坂家长们的贴心小棉袄,北海道驱魔人,作死最多吉尼斯世界纪录保持者,康子的微笑守护者,赌神,乐器之神,画伯们永远滴神,当代李白,艺能界
言情连载84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春盼莺来

春盼莺来

叶惜语
【下一本《劣情》求收藏~】微博@晋江叶惜语日更每晚九点自卑文静x浪荡恣意/顶流x记者/浪子回头/少女暗恋成真/破镜重圆1、没人知道,叶莺高中暗恋裴肆。她追着他考到省重点,每天都听室友......
言情连载17万字
重欢

重欢

简小酌
【正文即将完结】婚后第四年,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他先进京安置,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到了王府顾璎发现,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却被处处打压。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她选择了和离。***天子膝下空虚,太后抱孙心切,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回宫路上突降暴雨,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有人叩门借宿,隔着雨帘,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
言情连载36万字